在北海道的時候,因為自己一個人睡一間房,總監美少女問我:會怕嗎?

我愣了一下回答說不會啊~

 

前幾天的晚上工讀,走光了的辦公室,燕問我會不會覺得一個人很可憐,我回答不會啊~至少可以安安靜靜的寫著見證。

 

可能是因為我常說不喜歡一個人在家吧。覺得太習慣家裡有人在了。沒人的家,對我來說很不是家…就像是一間旅館而已。

 

只是不喜歡某些時候被遺忘,而不是害怕一個人。

其實只要被惦記著,一個人也沒有什麼關係。

 

在出生的那一刻是一個人,回天家的時候也是一個人。

 

被關心著,被惦念著,就很溫暖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かそこ 的頭像
かそこ

船樓畫舫

かそ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