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遺憾寫成一首寂寞的歌,在深夜裡低低的唱著。

現在的把握不了,未來的遙不可及。

撥弦三兩聲的琴音,迴盪在冷冷的空氣裡。

 

默然地期待,首次成為最終,

因為遺憾再遺憾又遺憾下去就顯得太過愚蠢。

人生的劇情無須加油添醋五花八門。

可惜的已不再可惜,憑弔也毫無依據。

 

安靜的瘋狂也是一種形式。

時間並不在自己手中。

卻一心盼望著無法預測的奇蹟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船樓畫舫

かそ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