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從昏迷中醒來,已經轉世了,卻在夢中又浮現那些過往。發現自己置身在陌生的房中,身後靠著一堵牆......她記得他刺傷她後,便帶她離開,之後的事她完全沒了印象。這裡是他的家嗎?那身後的溫暖......抬眼看見他的面容,凝視著她。
「妳終於回來了。」他的聲音略微低啞。
她略驚。「你想起來了?」
「不。是從沒忘記過。只是記憶被我封印。而在刺傷妳的當下,封印剛好解了。」
「從沒忘記過......怎可能喝下解魂水之後還能記得前世......什麼封印?」
「修道。妳走了之後我落髮修道,將記憶封住。」需要花費很大的代價和力量。
「你一定受了不少苦......」她舉起手,愛憐的撫摸著他的臉。
他微微一笑,「跟妳比起來,這點苦又算得了什麼。」

過了一世又一世,她卻遲遲未出現。他想也許還要再等待好幾世吧!畢竟妖族修練的過程艱難許多。
他透過修練時和天界打好關係,試圖尋找她的下落。知曉她還在修練,他便放下心。
再過幾世,卻發現她又不知去向。上天沒有,那便下地吧。
這代閻王不若先前幾代閻王那樣不通情理又暴躁易怒。他詳細的在閻王的大殿上述說著他和她故事。
閻王聽了只是微微皺了眉,沒說什麼,只是要他留下來等待些時日,要他在這裡做些雜役,也就是一般的小鬼。
他不解,也微微訝異。修道之人和小鬼......,這閻王度量會不會太大了些。但他不多說些什麼,他守本分的不用自己的能力去探知任何未來,順應自然才是最重要的。這是她教導他的。
所以他安安份份的,做著所有上頭交代下來的雜役。其他小鬼們和陰差都待他和善,他本是極易相處的人,這段時間內也交到不少朋友。
直到他看見她在閻王大殿上出現,才知道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兒。
早在當初他被分派到做小鬼時就有一堆奇奇怪怪的問題紛紛湧來,冥界也不過如此,大夥都想聽聽新鮮事。他和她的故事也許沒那麼驚心動魄,但卻讓不少小鬼和陰差感動的直掉淚,還說將來若有機會,一定要瞧瞧嫂子。
嫂子?他淡淡的笑了。真是一群令人喜愛的朋友。管他是人是鬼是妖,凡萬物都有自己的靈自己的心,對他來說都一樣的。他感念閻王的相待,也會把這段記憶一併封入。
現在他要走了,許多朋友們紛紛送上禮物,讓他將來以備不時之需。道別了那些小鬼和陰差,大夥也都祝福他,他謝過眾好友便離開了。
她並不知道他的這段經歷。他也不打算說。多說了只會讓她多惦念一件事,她不必記著這麼多。

「很久吧......這幾世......你都孤寂一人......」她語氣中有著愧疚。
他伸出食指點住她的唇,「別說,妳知道為了妳什麼任何事都不算什麼。」
「但這一世我們還是相遇太晚了......如果能早一些該有多好。」她很懷念那些日子。她原希望轉世為人後可以青梅竹馬,直到白頭。
「不晚。再怎麼樣都不晚。都已經過了好幾世,再等個十多年有何干係?只是傷了妳......」
她搖搖頭,「不礙事的。」
「只是我沒預料到解封印的代價會是傷害妳。」他嘆了口氣。
「這是一定會的。我就不信你封印記憶時你付出的代價會不大。」她佯裝惱怒的瞪他一眼,手指用力戳著他的肩頭。
他笑著握住她的手,「妳回來了對我來說才是最重要的......」
清澈的眸漸漸出現水霧,「我好想你......真的好想好想......」淚珠不停的滑落,像是要把這些久遠日子裡的思念傾洩而出。
他不捨的摟她入懷,輕撫著她的背。
「真的好久......我回到舊居,療完傷後,有一段時日無心無緒的......做任何事都無法靜下心,更別說是修練......」
她抬起頭,淚眼汪汪,「我只想你。只想你過得好不好,只想你沒有我會不會孤單,只想你要等我等多久,只想你會不會為了我受苦......」她再度把臉埋進他懷裡,哭得他衣襟都濕透。
他呼了口氣,心疼她所受的。但那都過去了。
「但就算修練後能夠再度化為人型,終究還是半妖......我想成為人......成為和你一樣的普通人......不用長生不老......長生不老有什麼好,沒有你,長生不老有何用......」
真是傻。她傻氣的令他心憐。撫著她的髮,抬起她的小臉。
「都過去了,沒事了。嗯?」
「嗯。」她還是抽抽搭搭的。以前的她不愛哭的。思念是淚水的重量,她的思念太多太重,全都化成淚水。
他也知道她不愛哭。總是嬌俏的笑著,溫柔的笑著,慧黠的笑著,沒有任何事物能夠讓她沾染上憂愁。
吻去她臉上的淚水,很輕很柔,細細的吻最後來到她的唇瓣。她的雙手不自覺的攀上他頸項,淚水也漸漸止住,她和他終於可以一起白頭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船樓畫舫

かそ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