旁聽了鄭穎老師的「創意寫作」,剛好那天的課是愛情書寫。

老師跟帥老闆有點相似,說話時東扯西拉,講了很多題外話,可非常有趣。

她說著:

若是創作的話,排除死亡,活著所能付出的最大代價是什麼?

離魂記超越了身體的限制,孟姜女哭倒了長城。

「愛的欲力」。

有什麼樣的例子,可以將現實的不可能,轉換成文學的可能?

「創作最大的靈魂是自由‬,但不包含妨礙他人的自由。」這是在現代文學家顧城,以自己的小說為藍圖,表現自己的死亡後,他的朋友所說的。

 

說愛的欲力或許有點狹隘,如果只有"欲力"呢?

權力、名聲、金錢,這樣的欲力,有辦法超越愛的欲力嗎?

如果能夠超越的話,為何在追逐到那些後,卻發現了空洞,然後怎麼樣也填不滿。

 

像是,這樣一個愛的欲力,是神的愛。

因為你不會真正看見這個愛。你可能也不會隨時隨地都感覺到這個愛。甚至可能還會覺得這個愛消失了。

可這個欲力有多強?強到在千百年前的十架上,甚至在創世的那一刻,就已經存在了。

而這個欲力若強烈到吸引著你,便不受時空限制,無須打破城牆,只需要打開你的心門。

 

一直到這一兩年才真正感受到這股欲力。

因為若沒有這欲力,我將不再呼吸。

無法體會灰濛的髒亂,或是乾淨的清新。

害怕受傷害怕失去害怕任何事情。

最怕的就是不會被愛。

一想到就空洞的,是心。

 

但還是被神這樣愛的欲力給吸引,然後去好好成長著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かそこ 的頭像
かそこ

船樓畫舫

かそ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